新鲜娱乐圈讯:

郭麒麟和宋轶的《赘婿》还没出来时,郭麒麟、宋轶和《赘婿》都被看衰过。
宋轶还好点,最多是说她“万年老二”,能扛女一吗?


《赘婿》的情况严重点,因为原著作者被卷入一场网文届风波,被扒出了他过往的言论,有网民截图说发现他曾在采访中公开扬言:《赘婿》是男频爽文,不需要女观众。

没过多久,香蕉针对此事做出了澄清,说图是P的,但之前“并未特别考虑女读者”是真的。
不管怎么说吧,《赘婿》未播先被观众骂了一波,当时营销号的标题全都是说剧集未播先糊。
最惨的是郭麒麟,当初网民意见有两拨:一是喜欢他但被那场风波激怒的,说大林子,喜欢你,下部剧见。二是原著粉说,郭麒麟?宁毅?再见。
反正作为一部《庆余年》班底打造的IP剧,当时很多人的心理预期是:能播出算不错了,爆就别想了。
结果一开播,爆了!
登顶平台站内史上热度前三,狂揽全网70+个热搜,连续登顶猫眼网剧热榜、骨朵热度指数榜、vlinkage播放指数榜、灯塔热度榜第一。上线3日实现百度指数三倍暴涨,且仍处于不断上涨的趋势中。开年势头最火的影视剧,当真非《赘婿》莫属。
于是总结剧集为什么爆成了许多自媒体新的方向,从商战类型原著改轻喜剧到多元价值内核都出来了,总之,分析很详尽很复杂。
但照我说,《赘婿》成开年第一爆没那么复杂,就因为郭麒麟,好笑哇!
下饭剧的面子,多亏了郭麒麟这张嘴
通常来说,一部剧想成为爆款,得具备两个条件:自身过硬的质量,引起广泛的共鸣。
这两点,《赘婿》都做到了。但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呢,就是郭麒麟。
《赘婿》男主宁毅的设定,是一位思想阅历以及知识含量都遥遥领先于故事里古代人的“跨”次元人物,这就意味着,男主角宁毅的现代思维是最丰富的笑点来源,大到推动剧情发展的关键情节,小到一句台词,都能碰撞出诸多笑点。
但因为郭麒麟的个人特质,剧情并没有刻意放大宁毅现代人魂穿古代的无所不能,而是侧重在“今为古用”中,错位引发的笑点。
比如大婚前夜,苏檀儿让宁毅将宾客样貌一一记下,待到第二天大婚,不至失礼于人。
结果宁毅灵机一动,用“横幅签到”的方式,缓解了现场的尴尬。
在大婚现场被人用滴血验亲的方式陷害,也以现代知识漂亮反击。
又比如宁毅为了帮苏家布行解决货被淹的问题,发明了“拼刀刀”砍价游戏,先提高布价,再让顾客拉人来帮忙砍价,最后砍下来的价格和以前差不多,又要延期几天拿货,
对照现实带来“感同身受被割韭菜”的喜感。
类似桥段在剧中还有很多:利用布行外的空地,设置了马车的“停车位”,解决了顾客搬运布匹的难题;在浦园诗会制造歌舞综艺效应;带女主度蜜月,结果在大聪明的安排下,成了茅坑里的酸梅汤、泥潭里的方华池。
这些用现代思维解构传统思维的喜剧桥段,以及经常无意带出现代梗诸如“法律意识淡薄”“数学不会就是不会”等等台词,经过郭麒麟一演,就很好笑了。
在郭麒麟贯口式演出下,剧集甚至出现了打破第四道墙的段落:被苏檀儿误会,男主脱口而出“这会儿弹幕都在看咱俩笑话”,女主张口就是“弹幕是哪家的姑娘”。
这种带有互动体验的喜感,观众表示有笑到。
剧播期间,不仅#赘婿里面到底有多少段子#的话题词冲上热搜,郭麒麟接地气的商战方法更引发了弹幕狂欢,这一切都在宁毅卖皮蛋开连锁店的段落达到了高潮,宁毅在卖松花蛋中推行了加盟制、会员制、积分得奖的售卖方法,引发弹幕里的小伙伴们都成了商业达人:产业链、上市公司、咸蛋、市场饱和等等一些专业词语纷纷跳了出来,直接大幅提升了国产剧弹幕的商业知识含金量。
另一个段落,宁毅为苏家立下大功,观众以为两人要开始互诉衷肠之时,宁毅张口就要了五百两酬金。 “得加钱”一出,观众嘴边的姨母笑瞬间变成了弹幕上的“哈哈哈哈哈哈”“谈感情伤钱”。
看完剧我深感郭麒麟的演技被低估,哪怕是剧爆了,很多观众还是把郭麒麟的表演看作本色演出,觉得这不算什么演技。
古偶喜剧的故事可以是相对简单、低龄一些的,但这不代表它的表演是简单粗暴的。而郭麒麟的表演,对整部剧,可以说至关重要。
什么是好演员?
不是演技炸裂就是好演员,郭麒麟演戏看起来松弛,但从他对秦相的进退有度,对破产姐妹花的重拳出击,对老婆的温柔服软+挺身救美,对男德F4的激励。这些完全不同的面,换成一个霸道总裁饰演技的演员来演,那拉风的背影杀来了,想想就帅炸,是不是!超装的!但凡把X翰、X晓明、X一围的脸代入宁毅,分分钟,立刻点击退出。
但是同款的叉,郭麒麟来装,观众却不觉得违和。
虽然演的是喜剧,但大林子也没有通过扮丑、出洋相那套来取悦观众,而是用语言技巧,台词节奏,很自然就把笑给搞了,让人笑的舒畅。
郭麒麟演宁毅,的确加入了自己的性格和相声风格,在第一集开场张若昀魂穿成为郭麒麟时,很多观众的内心有些拒绝的,但演着演着,“德云男孩”独有的小机灵气质,就让全网观众真香了,这不是好的表演吗?
还不服是不是?那我再说一个段落:圆房。
我们可以观察一下郭麒麟在这个段落里的喜剧表演艺术。
一开始,宁毅睡的是客房,转机到了,檀儿突然说了一句“以后别睡客房了”;
郭麒麟那小眼神,立马就亮了,散发着贼溜溜的小心思…
那个表情真不能用帅形容,但就是丑萌丑萌的,却让观众萌生喜欢之情。
宁毅住的耳房被烧后,在全家人的助攻下,两人终于圆房了!
在这么重要的时刻,郭麒麟开始没话找话:“你这床还真软”、“铺子里生意还不错哈”、“晚上的菜还合胃口吗?”
苏檀儿直接问:“你今天累吗?身上的伤都好了吧?”下一秒就扑倒了宁毅。
整个过程,郭麒麟的表演没有一丝做作,没有废戏,喜剧节奏一气呵成,包袱抖的都在节奏点也值得称赞,这不是好的喜剧表演吗?
恕我眼拙,上一次在穿越剧中看到如此自然流畅的喜剧演出,还是古天乐的《寻秦记》,什么,还有陈翔的新《寻秦记》?还是,算了吧。
目前播出的集数中,郭麒麟自身出场自带喜感,松弛自然的表演节奏,带着观众一路笑过来,唯一一次情绪转换是说出“乌家破产吧”,下一秒又切换到哄老婆,可以说郭麒麟这张嘴撑起了下饭剧的面子。
好笑这件事,无关经验、技术、背景,有时候就是演员的命,郭麒麟这张脸,放到《赘婿》宁毅身上,它横竖都成立。
再配合宋轶俏皮可爱的演绎,下饭剧的颜值也补上了,何愁不爆?
男女通杀的里子,还得感谢这选角
说完了「面子」,再来说「里子」。
也就是轻喜剧的呈现形式背后,多元价值观的内核,但这部分有编导的功劳,还是得感谢郭麒麟,因为他就是剧集的平衡木。
宋轶饰演的女主角苏檀儿是当下话题度最高的独立女性类型。可以看出女性编剧改编之下,剧集跳出了原著男频文的视角,努力在打造两性平等的价值观,这一出出商战戏,甜宠戏,家庭戏,贯彻着对新时代人人平等理念的尊重和贯彻。
这种对剧情开播前口碑风波的打脸,在第一集中就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女主苏檀儿出身纺织世家,她的二房叔叔和表哥是反派人设,成天以女主是女性为理由,阻止她开店和掌家。
宁毅出场就对“女子不能搞事业”的陈词滥调做出了义正言辞的反驳,把看不起女性当家、做生意的二房小叔说的哑口无言。
在郭麒麟贯口式的强输出下,女性观众彻底爽到了,但要不是郭麒麟来演,换霸总式的演法来演,效果有这么好吗?
剧中的宁毅是苏檀儿的坚定拥护者,也是宠妻敬妻标兵模范,不仅常给周围人启蒙“男女都一样,我妻子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我很骄傲!” 还积极加入了“男德学院”,在这里,每家赘婿都在努力学习烹饪、缝纫、育儿等课程,目标就是“上得厅堂下得厨房。”
如此清新不做作的魔改,在郭麒麟的演绎下,就变得顺畅了。
剧集提倡的是:想要「软饭硬吃」的赘婿,是没有市场的。我认为这种观点对于当下许多男性依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教育意义。
包括《男德经》,内容过于舒适,是性转,也有男书粉和男观众在观看时有强烈的不适感,认为这是一种对男性尊严的侮辱。
但这完全是女性遭遇的镜像啊,自古以来,女性就是这么被规训、被要求的,而男人们不会认为这有丝毫不对。
《赘婿》在笑声中传递的其实是:将心比心,推己及人,平等最珍贵。
所以宁毅贴心安慰:“千百年来,一个女子想要成就一番事业都不容易,只不过她们、你们都没有认命。”但他又鼓励低眉顺眼的赘婿们:“夫妻双方无论如何都应该是平等的,不应该分高低贵贱。”
这就是用魔幻喜剧方式,在穿越中带着观众去反思,郭麒麟表演的重要性在于,同样是拯救女性、提倡男德的剧情,因为他那种喜剧化的表演,就一点都不觉得油腻,反而还有很多傻可爱的萌点。
不过也要说的是,尽管剧集聚焦的是宁毅的成长轨迹,但女主角苏檀儿的设定并非工具人,我不觉得她是某些评论说的等待被拯救的女性,商业上她不如宁毅,但她不止烧楼、圆房虎, 听说夫君有危险,还敢带刀闯进宰相府,这两个人是势均力敌的关系。
宁毅作为男主,他所有的行为逻辑都不是为了当霸总,而是围绕帮女性实现个人价值而展开的。
当初大家还担心姐妹变夫妻看不看得下去,但玄就玄在,这个郭麒麟,特别地灵丹妙药。
把他放进不同的故事里,好像就是能产生出一种,“啊是真的他们的爱情是真的”的化学反应。
尬成磐石变苏掉半边身子简直不要太舒适。
所谓时势造爆款,有了对的演员,赘婿题材就是一个宜古宜今的舞台。
《赘婿》这么火,解压就够了吗?对呀
说完表演和故事,有里有面,这已经保证了该剧的品质。
但一部剧想成为爆款,观众的共鸣必不可少。
最开始,《赘婿》是利用了《庆余年》这部口碑大剧的梗,来激活《庆余年》的观众和粉丝。
不但郭麒麟和宋轶的“角色反差”——我姐姐变成了我老婆。而且《庆余年》里的爹爹范建,这次和“儿子”成了忘年交,下一盘棋输一盘棋。王启年这个《庆余年》里的人气文书,则成了赘婿学院的院长。
范闲和范思辙哥俩的跨剧互动,则是让兄弟俩直接变成了一人儿。
这种玩梗,真是好讨厌啊,讨厌到观众全都笑了。
接下来剧集面对的问题是,开播前的风波造成的质疑甚至是抵制。
那怎么办呢?用宁毅的话说,买卖总是要做的。
办法是剧集中包装了许多女尊的笑点来讨女性观众欢心,当然这又可能让一些由原著小说慕名而来的观众却无法接受、怒从心中起。
解决的办法是利用剧集的商业逻辑、两性关系和喜剧元素等内容,去争取实现观众情感的共鸣。
说白了,就是好笑解决一切。
有评论说剧集越是在剧情里通过“男德学院”这样的夸张设定来承包笑点,越是能说明背后那些无法回避的问题有多严重。那些愤怒、焦虑、和困境,笑一笑或许会舒缓,但这始终,只是安慰剂效应。
说的都是对的,但一部剧集能做到这些了,你还让它怎样?
说到底,作为2021年的第一爆款,《赘婿》用古装轻喜剧这个框,把较为严肃的商战故事和轻松幽默的画风这么一结合,既顺应了春节档的合家欢氛围,又把社会议题巧妙置入其中,还顺带解决了剧集未播先遇争议的问题,这个创作思路,确实非常宁毅。
虽然说,如今的国产剧市场里,观众最不缺的就是爽剧。但真要说有质感的甜和爽,有多少剧集能真正做到?
平心而论,到最后,《赘婿》终究只是一部剧情流畅、轻松解压的下饭剧。
但,什么是好剧?
好剧就是不管时代如何更迭轮转,它都能坚持做该做的事。
下饭剧让人下饭,解压剧让人解压,有苏感、有爽感、有笑点,就是好剧。
我从不认为喜剧比其他类型低一等,更不认为喜剧演员就低别的演员一等,喜剧,比任何一种类型都要难,没有比逗人发笑更难的事了。《赘婿》做到了,就值得一爆,你说,是不是这个理?



免责声明:网站中信息均来自于互联网,所以言论不代表新鲜娱乐圈立场,若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我们。